围城

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忙碌的我们,过于渺小,也过于匆忙。
还来不及看清脚下的路,就急着寻找遥远的终点;还没有欣赏过美丽的日出,就想等待黄昏的落日。
我们总是在展望,总是在憧憬,也总是在怀念,总是在回首。

街上,公车上,城市里,每个人都拿着手机,低头走路。没有交流,没有声响,只有耳边汽车的鸣笛,和他们匆忙的脚步声。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与世隔绝。和网上的人聊的不亦说乎,却始终不看你身旁的人一眼。唯有那些上了年纪的人,他们拉家常,他们有问候,他们的世界是活着的。 有时候,你和不怎么熟络的朋友在网络里热火朝天,却在路上不小心遇见的时候尴尬异常,那么一瞬间,你想过的问候却哽在喉咙里,最后,也许只是点个头表示问候,也许假装没有在意,匆忙走过。 也许你们还是陌生的,你曾经对着电子屏的欢笑,在面对面的一瞬间就像是对自己的嘲讽,毫无意义。
微博的那篇文章【在我关机的一周里】给我莫大的触动, 我想我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做的。
但有好几次去旅行,朋友们有的睡觉,有的低头玩手机,而我习惯看窗外,于是我便看过他们不曾看过的风景。
也曾在外面吃过饭,我在他们低头的空档里,看见旁边吃饭的小男孩自娱自乐的唱歌,于是我便听过他们不曾听到的歌谣。
也会观察走过的行人,等公车的时候,一对老人在十字路口牵手走过,老爷爷腿不好,老婆婆就这么牵着他,于是我遇过他们不曾遇过的爱情。
大概在两个月前,有个视频讲的是因为男主角当时没有玩手机,才遇见了自己的爱情。如果当时他是低着头的,那么这份爱情也将错过。也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视频,女孩因为低头看手机没看见驶过的火车而失去了生命。 兴许我们也不懂在低头的时候我们错过了什么,或者又失去过什么, 但我们依旧躲不开网络,也离不开它。
我们仿佛生活在围城,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城,把自己牢牢围住,不让自己接近别人,也不让别人靠近自己。
我突然很怀念小时候的日子,我们赤着脚在田埂在追逐,我们在冰凉的渠道里游泳,我们在清澈的小河里钓鱼,我们还是我们,我们不是你,也不是他,也不是只有我。